心中的法庭

_1130805    
心中的法庭(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阿義的父親與祖母都有疑似被害妄想症的狀況,會說疑似不是因為懷疑,而是狀況很明顯卻無法經過醫生的証實,因為對這樣病狀的人而言,不管是那個家人要帶他們去就醫,或是遇到哪樣的醫生,他們都會懷疑這些人都是來害他們的,產生很大的反抗,也因為這樣,就越錯過了醫療的時機,任由病情越來越嚴重,阿義很無奈卻也擔心這樣的疾病是一種遺傳,總有一天會輪到自己。


阿義的侄子出生沒多久,有一次他跟老婆回家,小嬰兒吐奶了,嬰兒的奶奶對著嬰兒喊罵著:『你在找我麻煩噢,剛洗完澡就吐的我滿身都是。』,孩子大便了,家人邊換尿布邊罵『你是在凌遲(台語)我嗎?剛剛換完尿布又給我大便。』,那時候阿義的老婆很不解,小嬰兒總是跟著本能活著,哪懂得什麼叫做找別人麻煩?哪懂得什麼叫做凌遲?

 

然而,當阿義當爸爸之後,孩子的到來伴隨著是許許多多的疲累與繁忙,阿義也不知不覺地說出了父母的語言,在孩子半夜哭鬧不睡的時候,罵着嬰兒說:『你在凌遲我不讓我睡嗎?』,孩子大便太多漏出了尿布沾得滿褲子都是時唸著:『你在找我麻煩嗎?嫌我不夠累嗎?』

阿義的老婆每次聽到這樣的語言,心就驚痛了一下,於是,找了一天當阿義整個人煩躁不已又說出這樣的語彙時,默默着站在阿義的背後撫著他的背緩緩的說:『沒有,沒有人要害你,沒有人要找你麻煩,沒有人要凌遲你,孩子只是照著自己的本能在活而已,他不是天才,才剛出生就懂得找人麻煩,才剛出生就懂得什麼叫做凌遲,我們都很愛你,沒有人要害你。』

 

阿義煩躁的心情慢慢地平靜了,兩夫妻才能在新生兒乍到的繁忙疲累中播出時間與心情好好聊聊,阿義那時候才知道,原來被害妄想症或許不是用基因,而是透過語言一代傳一代。

 

從以前我就是一個不願意生孩子的人,每當很多人問我為何不生孩子的時候,我總是說:『我害怕我會拿小時候被罵的語言,那些讓我很受傷的話,一字不漏地從我口中罵孩子。』,那時候,幾乎每一個聽到的人總會不以為然地說:『拜託,大家都是這樣,我們還不是長大了?』

是呀!還不是都這樣長大了,就是這樣不自覺地長大,然後一代傳一代,可是,長大後的我快樂嗎?

 

我記得我第一次擁有自己的車後有一天,一個有親戚關係的晚輩來借車,從小因為是大姐常常被逼著分享給弟妹的我,直覺似地答應了,當答應的話一出口,其實我就後悔了,只是,既然答應了,我就不能反悔,只好默默地交出了鑰匙,眼睜睜地看著他把車子開走。

 

他車子一開走,我就開始坐立難安了,我眼睛看著電視,腦中的想法卻一直源源不斷地出來,我想起那個人的偶像是舒馬克,不知道,他會不會忽然想要測測車子能跑多快?會不會發生車禍?我還擔心着,他會不會去喝酒?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怎麼跟他爸交代?他母親會不會對著我飆罵?

 

我一邊胡思亂想的恐慌着,一邊在心中狠狠地罵自己,『幹嘛那麼大方?』、『拒絕是不會嗎?』、『說不要有這麼難嗎?』、『為什麼做事要這麼衝動?』、『也不想清楚再答應』,『當初某某某也說過,我都不會拒絕才會什麼都做。』,我的心中一直一直在罵着自己,一直一直在控訴着自己。

 

 

那樣的經驗太痛苦,於是車子還回來那個當下,我就告訴我自己,『再也不借車給任何人了!』,過了沒多久,另一個朋友來借車,我告訴他:『有什麼事情要用車,我可以當司機,開車去幫忙,不過,如果要單純把車子開走,我是不借車的。』

 

那個朋友借不到車子,聳聳肩說:『那不用了!』就走了,然而,我成功地拒絕了, 我突破了從小到大不敢拒絕的那個恐懼 ,那個當下的我其實該為自己有勇氣拒絕而讚賞,可是卻不然,我的心中小劇場依舊開演,『他會不會說我小氣?』、『他會不會到處去講說我連借個車也不行?』、『他會不會說又不是什麼名車,跩個七八萬?』、『他會不會說我都不會分享?』

於是那一陣子,我就像被魔著身一樣,每當有什麼東西,我就拿去給那個朋友,有好吃的買去給他吃,有好用的多買一份送他,一直到後來我才意識到,我只是一直一直的想要證明給對方看,『我不是小氣』、『我不是不分享』。

 

當意識到這一點之後,我才真的知道,一直想逃離長輩管罵而很早就離家的我,事實上,從來沒離開過家,即使沒有別人罵,東西打翻了,我會在心中罵着『怎麼這麼笨,長這麼大了還弄翻東西。』,東西忘了帶,我在心中磨着自己說:『笨蛋,一天到晚忘記帶腦袋嗎?這種錯也會犯?』

當自己跟別人借東西被拒絕的時候,我也會想『是不是我哪裡不好,所以他不想借我?』、『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不然她怎麼寧願被說不分享也不借我?』,我無法拒絕別人,也無法接受別人的拒絕,明明我有權拒絕,我卻很痛苦,明明別人有權拒絕我,我還是很不舒服,一直卡在這樣的情緒中不安,那時候的我其實真的瞭解了,為何有些人卡不過這些心中的矛盾而憂鬱。

 

想要完成一個夢想的時候,我還沒有問過別人就已經在心中受過層層的審判,『你幾歲了還玩這種東西噢?』、『別想了,一定不會成功的。』、『什麼夢想,找個鐵飯碗比較實在。』、『自己的孩子管好就好,別雞婆幫別人。』

慢慢地我瞭解了,曾經所受過的語言與對待 在我的心中形成了一個法庭,在每件事情發生的時候,一次又一次地判着我的罪,卻從沒有一個人來跟我說『這不是你的錯,放下吧,妳無罪!』

這樣的痛一直在我心中,連生孩子都不敢,只是後來,孩子生了之後,我常常警惕的我自己,把心中的法庭留在自己心中,遇到孩子的任何狀況,就算自己不會處理,就算自己還看不懂狀況,那就先閉嘴,不讓那些無法控制的話,隨著情緒出來,我選擇什麼話也不說,默默地抱著孩子、陪著孩子就好,等孩子的情緒過了,我心中的小劇場演完了,觀察夠了、事情看完整了、有了理性後再來談,我很努力、很努力地把自己情緒化的語言不說出口。

 

於是,我在孩子遇到問題的時候說:『我想我們可以想出辦法的。』,在孩子打破碗的時候說:『沒關係,掃一掃就好,我們一起處理。』,弄髒衣服的時候說:『換件衣服就好,我們一起找方法洗乾淨。』,在孩子努力完成一個作品時,即使自己覺得怪也會說:『好棒呀!妳一定很努力噢。』,在孩子學會一樣東西的時候說:『哇!你偷偷練習噢,學會一樣東西的感覺很棒吧?』

在孩子自責的時候說:『一定很不舒服吧,每個人都會犯錯,媽媽也一樣,沒關係,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在孩子很生氣的時候說:『一定很氣吧,人跟人在一起一定有意見不和的地方,如果你還想跟這個人當朋友,那我們來想辦法處理,一定有辦法的。』

 

有一次,在共學的某一天,我看到快滿五歲的小寶,那天,我看到他馬上說:『哇!小寶,你剪頭髮了。』,正在喝東西的小寶,看著我淡淡的說:『恩~對呀!很帥吧!』,聽到這樣的回答,我呆住了幾秒鐘,然後大笑開來了說:『對!超帥的。』,小寶挑挑眉繼續喝果汁,小寶的爸爸笑笑的說:『如果是別的大人,應該會說這個孩子很臭屁,可是,這難道不是孩子對自己的肯定嗎?』

從那時候開始,我認真地去觀察每個孩子的語言,我看到小寶在跟大人玩飛盤的時候,邊玩邊喃喃自語地對自己說:『對,很棒!就是這樣丟。』、『阿!丟歪了,沒關係,下次再努力。』、『哇!我太厲害了。』、『讚!就該是這樣。』

 

女兒自己一個人玩娃娃遊戲的時候,或是跟朋友玩的時候,會說:『對,這樣很棒!沒錯。』『我知道妳努力了,很不錯噢!』、『喔~太棒了,你真是想到一個好方法呀!』、『沒關係,我們可以找出方法解決。』

不管天氣如何,出門的時候她都會說:『太棒了,我真是幸運的人,這天氣太適合玩了。』,穿了自己亂拼亂湊做成的裙子,還會跟自己講:『這真的是太棒了,我會做裙子,讚!』、『我再多多練習,可以做出更多的裙子。』,作品壞掉了,她會說:『沒關係,下一次我會做得更好,我很厲害的。』

那時候的我把我觀察到孩子們的語彙告訴郭老師,還問說:『我們這樣的孩子會不會被說太自戀了一點?』,郭老師笑笑地說:『妳看著,這些話以後都會成為孩子內心的對話。』

 

那時候的我聽了,一直想,這難道不是我一直在努力的嗎?我為何會擔心孩子太自戀?

 

別人的眼光哪在意的完?打罵長大的孩子被說『沒自信』,讚美長大的孩子被罵『太臭屁』,別人的眼光與評價永遠無法面面俱到,何必放在自己的心中,最重要的是,孩子在內心中與自己對話的語言,該是如何?

 

一天,我忙著抽空整理一下家裡,當我彎下腰要拿水槽下的東西,心急一不小心把廚櫃內的東西打翻了,我邊整理邊罵著自己『拜託,笨死了,怎麼這麼不小心。』,我懊惱着自己的過失,而五歲十一個月的女兒走過來,看了看蹲下去說:『媽媽,沒關係,收一收就好了,這我們都會收呀!』,於是,孩子陪著我蹲在地上收着東西,收完後很開心地拍拍我的肩說:『太棒了!收好了,很棒!』,被稱讚的我忽然有點失笑,怎麼我一遇到事情就自責,孩子卻懂得『沒關係!處理好就好。』,在處理完之後,還懂得給我們一個鼓勵。

夜晚的我一直想,阿義的心中或許一直都有一個法庭,人生不管遇到哪樣的事情,在那個內心的法庭當中,即使別人根本沒那個意思,他卻一直在控訴着別人對他的傷害,『你是要氣死我嗎?』、『你是在找我麻煩』、『你在看不起我嗎?』,那樣的法庭隨著孩子的出生,化成了語言,就如此的出了口,一直到老婆點醒才意識到。

 


而我的心中也有一個法庭,在犯錯的時候一直的批判着自己,一直用以前被傷害的語言繼續的傷害着自己,一直活在有很多很多無形陪審團的眼光之下,怕自己不大方、罵自己太大方假闊氣、別人不明究理的謾罵不反駁很氣自己沒勇氣,反駁之後又怕自己被說聽不進去別人的意見,然後又必須活得很辛苦的去幫自己舉證自己根本不是小氣、也不是太大方、不是沒勇氣、也不是好辯,控訴着自己、反駁着自己還不停的舉證,我一直困在我心中的法庭中走不出來,如此疲憊不堪。

後來的我想起了這幾天跟老公談到我經營部落格的心情,老公聽完了我許多的狀況後,平靜地告訴我:『別忘了,當初不管是出書還是寫部落格,最初,妳也只想給孩子留下一些紀念而已。』

我在想,孩子會複製父母的語言,那樣的語言會用在人際互動上,影響着他的命運,而那些語言,也會放在他的心上左右着他的人生,如果父母給孩子的語言會成為孩子內心對話的語言,那麼我希望我這個媽媽的話,在孩子的心中建築的是一座加油站而不是一間法庭,在孩子需要的每個當下,懂得用媽媽的話、用自己內心的語言給自己鼓勵。

而我,努力的觀察、拼命的寫,把這些孩子給我的學習一點一滴留下來,只為了我可以留給孩子長大的紀念,懂得自己生長的脈絡,即使以後是批判媽媽也無妨,我想留給給孩子的是紀念,我想留下來的是深植在孩子心中那加油站般的內在語言,而屬於我們祖先世世代代留下來的語言,那一代代透過語言交接下來那座心中的法庭,就在這一代停止吧。

 

現在的我努力的不把那些傷人的語言視為理所當然的說出口,現在的我也努力的一直一直告訴自己:『親愛的,放下吧!你無罪。』


 

 

 

 

 

如果您的心中,也有一個法庭,不管是控訴別人的,還是控訴自己,或許,我們都該告訴自己:『放下吧,我們都無罪,當庭釋放吧!』

 

 


心中的法庭” 有 15 則迴響

  1. 有一顆寬容的心看的世界也會更寬^^
    我也是這幾年才體會這一點的~
    版主回覆:(04/21/2013 06:24:19 PM)
    謝謝您,
    我也要多寬容呀!

  2. 真的是一代複製一代這樣恐怖的負面,不過還好在我們這一代將要被隔絕。
    因為負面和正面同時存在,我們可以跟負面說謝謝!但我只選擇正面!
    我們都要加油!
    版主回覆:(04/21/2013 06:33:47 PM)
    看得懂了就隔絕這樣的傷害,
    父母們也是不懂,這樣一路過來,
    很慶幸,我能懂
    也很慶幸,這年頭有網路,
    可以把這樣的訊息傳出去,更多想改變的人找到同好,
    更多同好一起加油
    謝謝您

  3. 其實這就是一種做自己而不可得的教養傳承導致的哩!
    於是父母的語言真的格外重要,莓子很慶幸莓子娘在我們小時候是個特立獨行的媽媽。
    她不打罵不隨便拿我們比較批評,而且給予的常是讚美或是鼓勵的話語。
    所以養成了我不輕易動怒或口出傷人的話。
    但我知道在台灣很多的家庭教育裡,往往不是像莓子娘這樣的方式。
    看妳的文總是會帶出些不同的思考角度,呵呵。
    總之,我們都在學習,朝更好的方向前去。
    版主回覆:(04/21/2013 06:35:32 PM)
    你真幸福,有這麼棒的媽媽,
    我相信,你一定比我更能無負擔的往更好的地方前去。
    謝謝您的鼓勵,
    我門一起學習,一起努力

  4. 親愛的版主, 您真的是超超超超超讚啊! 這篇文章文采飛揚, 言之有物, 有心理學及幼兒教育專業的水準!
    您讓我想起自己至少13年前聽的演講, 是國內幼教先驅的"蘇愛秋"教授, 他的著作值得一讀, 蘇教授說起話來, 讓我感受很有名作家琦君的味道, 一種暖暖的, 甜甜的, 充滿溫暖愉悅的愛的感覺, 版主的才華就是有在幼教界發光發熱的天份啊!
    我小時候很黑暗, 我媽對我說過很想殺掉我的話(肢體暴力就不用說,照現在的法律她應該會被法律制裁), 我很傷心, 長大後知道這是他的個人特色, 每個人都是特別的, 我不會完全套用經驗值在未來的判斷上, 僅會參考
    我大概是35歲以後, 才找到自信, 因為我從小喜愛藝術, 但都因家人反對被迫不能參與, 在校瞞著父母參加都得過很多獎, 仍不被認同, 最後堅持才能做自己興趣的工作, 所以長大真好成年真好變老真好! 我覺得與日俱增的是我的智慧和能力, 就算沒家人和朋友, 我也愈來愈喜歡自己, 我發現, 以前委曲求全討好別人時, 別人永遠不滿足, 最後自己也不開心, 倒是找到自信後, 很多人會主動和我往來, 自信, 讓人與人之間相處很舒服…
    我覺得在言語間常傷害別人, 覺得別人和自己作對的人, 都是先否定自己的人, 所以會對別人的言行想太多…
    版主回覆:(04/21/2013 06:43:18 PM)
    蘇教授這幾年身體不好,演講對她來說有點吃力了,這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
    因為她是吳老師的好朋友,所以,我有聽過她一場演講,只是感覺她身體不是那麼好足以負荷這樣的行程。
    拿我跟蘇教授比真的是太太太太太抬舉我了,
    我只是用一個媽媽的心情在看教養而已,
    有些文章我後來去看,我還是會有不同的想法,
    有時候我會在後面的文章,批判我前面的做法,還寫怎麼補救,
    所以,還是在一路跌撞努力學習中。
    後來我會覺得,像我們這樣帶傷長大的孩子,還是叛逆一點比較好,至少衝撞出自己想要的一條路,
    一直到現在,
    透過寫作與分享,
    我也越來越喜歡自己,
    就算回想以前,
    也很感謝以前的自己來成就現在的我,
    找一天一起為我們這種越來越喜歡自己的人種乾杯~

  5. 謝謝你,我發現自己跟你一樣,都認為自己有罪,甚至我還認為自己是最差的那一個,常常都會抹滅自己的能力,控訴自己不是,謝謝你的文章,讓我今天心情好很多。
    版主回覆:(04/21/2013 06:43:52 PM)
    謝謝您,
    我們都當庭釋放吧

  6. 一模模一樣樣,希望在看過這篇文章後,我能把拿掉中心法庭的思維慢慢拿掉,心中法庭真的讓我的人生好痛苦……。
    版主回覆:(04/21/2013 06:44:20 PM)
    祝福您
    也希望妳釋放你自己!

  7. 謝謝您的好文讓我有所感,有心得記錄在我自己的blog。
    版主回覆:(04/21/2013 07:04:46 PM)
    謝謝您的鼓勵,一定去您的部落格拜訪

  8. 我哭了。
    因我就這樣的人。
    謝謝您…
    寫出我心中的魔!!
    其實這和分享一樣,我們有權利是可以不方便,沒辦法。但總有個被害妄想症的聲音在說話。
    分享和尊重是並行的。
    版主回覆:(04/21/2013 07:05:41 PM)
    握手~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希望你也釋放你自己

  9. 受益良多,如果出第三本書,我就不用一直等文章了,加油。
    版主回覆:(04/21/2013 07:06:54 PM)
    哈哈哈,我覺得出書好累呀~~

  10. 我沒哭……只是眼眶發酸
    您的分享,或許可以讓我去解釋了,為什麼我從很小就帶有的自卑感-被害妄想啊
    之前看到某位小說作家的創作中寫到
    有些傷,錯過了還能治癒的時間,那就一輩子很難有機會癒合了
    所以我有像是不定時無週期的莫名低潮
    不敢與人深交,害怕背叛
    拼了命的對人好
    版主回覆:(04/21/2013 07:15:46 PM)
    當你還有機會看懂了自己,
    還看懂自己的傷,那就不會沒有治癒的可能。
    我們一起加油!
    祝福您~

  11. 我想我跟你一樣, 需要對自己說『放下吧,我們都無罪,當庭釋放吧!』
    不管是在控訴別人, 還是在控訴自己, 謝謝你!
    版主回覆:(04/21/2013 07:36:20 PM)
    謝謝您!一起努力吧

  12. 看了有點想哭,
    不管多努力,
    還是會用各種理由找自己的缺點,
    原來太自卑是因為內心沒有正確的評判自己。
    聽到“當庭釋放”,解脫般的崩解⋯⋯
    版主回覆:(07/01/2013 03:57:59 PM)
    我們都需要『當庭釋放』呀!

  13. 我回来过端午,想不到还有好几篇文章可以看,真是意外收获。
    生活在每一刻认真的过,不是认真的苛责,而是认真的享受。
    在上一代的教育里,凸显出一种【你该为我想…,你该为我做…的情怀】。而现在学会负责【内心故事】的解读,摆脱上一代的模式,尝试承认【不知道】的快乐(不用编故事),心轻松了也自在了。 祝Wang与两个宝贝天天快乐
    版主回覆:(07/01/2013 03:59:56 PM)
    其實每個人都需要這樣的輕鬆自在,
    自己解脫了,孩子也可以不被捆綁,
    這才是最棒的。

迴響已被關閉。